每一刻都是完美的時刻:在瑞典幫迷途老伯踏上回家之路

其實這次會在瑞典待到三個星期這麼久,最主要除了是要參加Art of Hosting培訓之外,也是因為我們年底即將搬到上海工作,Narayan要申請中國工作簽證,碩士學位文憑需要在他念的研究所當地國家的中國大使館認證過後才能交件。而他念的「永續發展戰略領導」學系位於瑞典南部的卡爾斯克魯納(Karlskrona),中國大使館在車程六小時以北的首都斯德哥爾摩(Stockholm)……(講到這裡,有沒有已經覺得很複雜了!)

總之,我們在首都斯德哥爾摩待著主要就是為了處理這件事,所以連兩天跑了中國大使館,終於辦成了!第一天去大使館的時候,回程時也發生了一件小插曲。

大使館鄰近一座美麗的小島「Djurgården」,上頭滿是城堡和博物館,因此我們想,不如大使館辦完事之後就再往後走,散步到島上,去參觀一家知名的美術館吧。走了約莫40分鐘到了美術館門口,發現我們竟然忘了週一休館這件事!這時的我們已經又餓又累,想回到住處了。但問題來了——在瑞典,沒有智慧型手機、信用卡或WiFi基本上是不行的。我們沒有買SIM卡,但發現坐公車是不能上車直接買票的,一定要用交通儲值卡(這個我們也沒有),或是透過他們的大眾交通運輸app來事先購買公車票。

去大使館的路上是從家裡出發先上app買好票的,但從大使館離開後,就沒WiFi可用了,這可怎麼好呢!走路回家可是要花兩個半小時的。在遍尋不著WiFi後,我們決定向公車司機坦白,告訴他我們此時此刻實在是完全沒辦法買票。「沒關係,上車吧!」人很好的司機先生也沒多問,就讓我們坐了「霸王車」,真的太感動了。

公車一路搖搖晃晃,不知何時上來了一位華人老伯伯。在這裡華人不常見,只要遇到我都會注意一下。他推著助行器,Narayan還上前去幫他固定住。又過了幾站,這位老伯伯竟然用中文對著隔壁的一位金髮白人男子說:「這是哪一站呀?」男子滿臉問號看看他,再看看四周其他乘客,老伯伯一邊掏出一張紙條,又繼續說:「我要去XX站,這是我的地址,我要回家……」

環顧四周,很明顯,一整台公車上大概只有我聽得懂他在說什麼,於是我上前去幫他。接過地址一看,這地方我也不知道是哪呀!手機沒有網路,也不能上Google Maps……我只好用英文問車上的其他乘客要怎麼去這個地方,但沒想到這不但不是這台公車會經過的地方,甚至是要到某地鐵站去轉火車,再坐半個多小時火車才到得了的。

心中一沉,接近公車終點站,車上的乘客也陸續下車,就只剩我們兩個和老伯伯了。扶他下了車之後,我們決定帶他進地鐵站去問工作人員。在終於搞懂了路線之後,試著跟他說明他要搭電梯到第三和第四月台,再看看哪邊車先來,但他其實根本聽不懂,也因為重聽而聽不太到。

我請地鐵站服務人員帶老伯伯到月台,他竟然回我,他不能離開崗位。我說,老伯伯說去程在地鐵站裡有穿黃背心的人幫他的呀?對方回我,那通常要事先打電話預約的。這時我情緒不是很好,心想這個國家對於「預約」這件事情也未免太過執著了吧?要用公寓洗衣機要預約、地鐵愛心服務人員要預約、在一家比一般7-11都還小的店裡買個插座轉換器時,結帳也要抽號碼牌(完全沒有其他人在等,一抽就是輪到我)……如果人是機器,一切都安排得這麼妥當、這麼好,或許就沒事。但人不是機器。在面對一個迷了路、行動不便、重聽又語言不通的老伯伯時,「因為你沒預約,所以沒有工作人員可以幫你」這種話,我怎麼說得出口呢?

我確實說不出口。所以我告訴老伯伯,不要擔心,我們會帶你找到路。工作人員通融讓我們這兩個沒有要坐車的也進站,好不容易找到了月台之後,陪他等車。這時我才知道了他的故事。

老伯伯37年前從中國移民到瑞典,放棄中國籍,取得了瑞典護照,跟女兒同住。他今年已經83歲了,行動又不便,前陣子還摔了一跤,頭上撞了個大包。因此他說想回中國探親,女兒不答應,不幫他辦簽證。勇敢的他竟然就自己趁女兒上班不在家,一路靠走路、坐火車、坐公車的,偷溜到中國大使館去辦簽證了!但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由於他年事已高,使館人員也不願意在沒有取得他女兒同意的情況下核發簽證給他。因此他今天這趟冒險雖然很了不起,卻是白跑了。聽到這裡,已經覺得好不忍心了。他知道了我是台灣人之後接著說,他這輩子兩個最大的遺憾,第一是從沒去過台灣,第二是從沒去過美國。

「今天怎麼這麼巧,好險遇到小姑娘你……」
「伯伯,你出站之後就知道怎麼走了嗎?」
「知道,我家離車站很近的,走路一下就到的。」

火車來了,送老伯伯上了車,並且對著全車廂乘客喊話,告訴他們這位老伯伯要到XX站,請他們之中一定要有人確保他在正確的站下車,其中幾位點了點頭。車門即將關閉,嗶嗶聲響起,老伯伯還緊靠著車門向我們兩個拱手作揖,口中不斷說著「謝謝、謝謝」。我很高興看到,這時已經有熱心乘客起身到門邊,要扶老伯伯找位子坐下了。

這次的經驗,讓我再次感受到了宇宙的神奇。彷彿每一刻都是最完美的時刻,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如果今天在遇到老伯伯前任何一個環節耽誤了,如果今天大使館人多辦事等更久,如果美術館有開門,如果我們不是為了想買公車票到處找WiFi最後實在不行才放棄,如果司機不通融我們沒票坐公車……太多的如果,但是一個也沒有發生,因此才讓我們在對的時間,遇到了這位在瑞典首都只會講中文的老伯伯,並且幫他找到回家的路。但對他而言,究竟哪裡才是家呢?是半個小時火車路程的那個地方,還是好幾千里外,他37年前離開的那塊土地?

2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