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前任購物狂的自白

聖雄甘地曾經說過:「快樂,就是當你所思、所言、所行都能夠和諧一致。」這個道理說來容易,做起來卻不輕鬆。

一直以來,我都認為「簡單」是自己的核心價值觀。簡單,就是單純不複雜,也不用多,夠就好。

但以前還沒離開美國的時候,有幾年時間我活生生是個購物狂。每到感恩節、聖誕節那種大特價的時候,我總是大包小包買一大堆東西。衣服、鞋子、包包、洗手乳,各種好看好玩的。感恩節的時候購物中心會大概在晚上十點開門,然後一直開到隔天晚上。我總是吃了感恩節大餐後就跟室友去門口排隊進場,等真的進到了裡面,好好逛個七、八個小時,直到早上五點太陽都要出來了才回家。

但說真的,這樣的我,快樂嗎?並沒有。每次買了很多東西之後,心裡雖然得到了一時快感,就總是覺得有點不對勁。那種不對勁的感覺,其實就是因為自己的言行不一致,嘴上說自己奉行簡單生活,但買了那麼多不需要的東西,當然造成了內心的衝突。

有一天打開衣櫃,看著很多我不需要的東西,我問自己究竟在幹什麼?製造這些衣服,需要花多少地球的資源?從原料、工廠製作、運輸、包裝,到我把它買回家,這中間浪費了多少能量、電力和水?我又浪費了多少本來可以好好存下來的錢?

於是說改就改,從那之後,再也不亂買東西。現在你要是打開我的衣櫥,會發現裡頭的衣服幾乎都還是至少三年前離開美國前就買的。不只是衣服,有的沒的小東西,只要沒有需要,我就不會買。自從四月開始減塑生活,更是像長了一隻偵測塑膠的第三眼,看到任何塑膠包裝的東西,能不買就不買(除非我真的在路上渴到要死了卻身上沒帶水壺也找不到飲水機或紙質包裝的飲料,那我可能會忍不住買一杯)。

後來我進一步去思考,人為什麼要買這麼多東西呢?我想是消費主義作祟,電視廣告不斷轟炸我們,告訴我們最新一季的流行,衣服每一季都有每一季的主題,iPhone一年出一支新的,新電腦、新車、新房子……我們不斷接收的訊息告訴我們,其實我們不夠快樂,需要買了這些東西,才會快樂。

但真的是這樣嗎?還是生活中東西越多,心裡也越沒有空間去迎接生命中新的驚喜?

離開美國之後,我才開始過著到處流浪的生活。以前在美國生活其實很穩定,每天就是上班、煮飯,假日跟朋友去爬山健行、去海邊玩飛盤。有固定的住所,東西也有地方放。但離開美國後,我先是去柏林住了三個月,接著又去北京住了一年,然後又住了河內一年半,回到台北,接下來要搬去上海。我深深感覺到,人,無論有再多的東西,當你到一個新的地方,你就只有背上的背包和手上的行李箱。就這樣,要方便拿著還能在路上走路的話,最多了不起加起來30多公斤。

一生有多少珍愛的物品,要怎麼算進那30公斤的配額裡?我心愛的沙發留在了舊金山,超喜歡的懶骨頭留在了聖荷西(還是一隻粉紅色的大魚,真的很可愛好想念它呀),慣用的書桌留在了柏林……我不管買了再多東西,等到我去到下一個地方,還是什麼都帶不走。

世界雖然很大,卻也越來越小。透過網路,來自世界不同角落的人不僅能夠在線上互相交流,也能進而在生活中互相交流。但很多地方,你不親自去看看,不會跟當地人產生感情或連結。很多工作,不是透過網路就可以做到的,需要你這個人的溫度,需要大家坐下來面對面,傾聽對方的故事,在當下用對方的角度去感受。

DSC_0708

這也是為何我寧願將錢花在旅行、結交朋友、買電子書、進修各種課程(目前在學葡萄牙文,接下來要學敘事技巧),而不會想花在所謂的「物質享受」上。當你停止購買不需要的物品,就會發現多出了可以自由運用的資金,花在真正能夠豐富你人生的事情上。

我不要做一個衣櫥裡有很多衣服的人。

我要做一個生命中有許多故事的人。

Tagged: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