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命牲吃》觀後感:健康要靠自己!

上週看了《人命牲吃》(Eating You Alive)這部近兩個小時長的紀錄片,一方面覺得再一次學到很多知識,一方面感觸很深(以下為預告片,中文版片名為暫譯)。

 

我的爸爸是醫生,因此雖然我一直身體不錯不怎麼看病,我從小對醫院一點也不陌生。我以前最大的志向就是要「救命」,所以即便我的興趣是文學和語言,對數學、物理、化學那些理科實在沒轍,還是想辦法進到醫院去服務。

高中的時候,我在大醫院當了快兩年的志工。當其他許多15歲女孩週末在逛街、和朋友出去玩的時候,每個週六我都是在醫院渡過的。工作的內容從坐櫃檯接電話、輪椅租借、指路、給病人買東西送到病房,到去病歷室爬著梯子整理厚厚一疊病歷都有。

從加州蒙特瑞翻譯研究所(Middleburry Institure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at Monterey)畢業之後,我在史丹佛醫院得到了醫療口譯員的實習機會,並且在實習結束後留下來繼續服務。我的工作是替不會講英文的病人和不會講中文的醫療人員翻譯,工作地點從診間、急診室、手術室、病房都有。通常會需要我的服務的,都是較年長的華人,他們被子女帶到了美國,但子女卻沒有時間陪他們看病,因此導致他們自己語言不通卻自己上醫院。我能想像他們一定感到很害怕和陌生,所以總是盡我所能幫助他們。每天我早上6點半起床,開16英里的車去醫院,晚上下班後再開16英里回家,研讀幾個小時的醫學詞彙,才能睡覺。工作的時候,我是診間裡唯一了解雙方的語言的人。要是我翻譯錯了,可能會導致嚴重的醫療後果。擔任這樣的角色其實責任、壓力都很大,有時讓人難以承受。剛開始工作的時候,我每天都緊張到胃痛。

其實一想到能夠幫助到人,再怎麼辛苦我都覺得值得。但工作越久,不禁有越多的疑問。那個時候的我,已經吃了三年的蛋奶素和一年的純素了。我讀過《救命飲食》等健康相關的書籍,了解到慢性病和動物性蛋白質之間密不可分的關聯,知道了儘管醫藥界越來越「發達」,全球每年卻有越來越多人死於慢性病。我同時還讀到,有越來越多人靠全食物的植物性飲食成功逆轉了糖尿病、心臟病、甚至是癌症。但每天我到了醫院,看到許多老人家受慢性病所苦,醫生幾乎對他們的飲食習慣不聞不問。得了癌症的患者,許多都受醫生建議接受化療。甚至有醫生建議病人每天要「均衡飲食」,要吃幾份肉、幾份魚、幾份蔬菜。「這些醫生難道不知道動物性製品會啟動和惡化癌細胞嗎?」我心裡想。查了一下,或許還真的是這樣。營養學並不是醫學院注重的學科,當醫生並不代表了解營養學。我不是說這些醫生刻意不想要病人好起來,但是整個醫療體系的設計,讓醫界和藥界環環相扣,並且淡化了營養學和預防醫學對治療慢性病的重要性。用《人命牲吃》這部片裡一位醫療人員的話說,就是好似一個人鞋底穿進了釘子,一走路就扎得痛,醫生一而再、再而三開給他止痛藥,但卻不處理真正的起因,也就是鞋底有根釘子這回事。紀錄片裡也提到,許多醫護人員其實知道植物性飲食對於治療慢性病的好處,但是他們覺得病患不會想要做這樣的飲食改變,因此連提都不提。但因為自己假設病患不會想要改變,就直接將救命的機會從他們手中奪走,這樣難道不是對他們不公平嗎?

我開始想,我繼續待在醫院為這些老公公、老婆婆翻譯,究竟是不是真正在救他們的命?答案很明顯。不到三個月,我就離開了醫院,加入動權組織,開始了接下來五年推廣純素食的任務。和營養學界巨頭坎貝爾博士(T. Colin Campbell )、美國責任醫師協會(PCRM )以及全球越來越多的營養學家、醫療人員的看法一樣,我相信低脂的全食物植物性飲食才是防止慢性病的關鍵,而非各種外科手術或藥物,而我也發現,救動物的命,就是在救我們自己的命。這是最基本的黃金法則,同時也是物理定律。《和平飲食》一書中提到,我們為了要吃動物的肉、蛋、奶,直接對他們施加了無可想像的暴力(對這點有懷疑的,可以親自去養殖場或屠宰場參觀),如果今天以同樣的暴力對待他人,十之八九不是對方施加報復,就是我們自己會受到法律制裁,也就是我們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動物呢?他們是不會報復的,只是默默地、痛苦地承受一切。但是我們的選擇所產生的暴力,不會就這麼消失。很不幸地,這些暴力會回到我們自己的身上來,加上壓力等其他因素,最後以心臟病、中風、癌症、糖尿病、肥胖、憂鬱症等形式顯現。

紀錄片裡頭訪問了多位曾經罹患慢性病但最後卻靠全食物植物性飲食痊癒的人,也訪問了多位曾經不了解營養學、但後來卻成為積極推動這樣飲食的醫療人員。看到他們在影片裡講到自己奇蹟似活了下來而泣不成聲,真的覺得打從心底替他們高興。我想到了以前我幫不了的那些老公公、老婆婆們(醫院禁止口譯員提供任何自身醫療意見),想到身邊所有得慢性病的親朋好友們……全世界最讓我傷心的事,就是眼睜睜看著別人受苦,但我所知道的或許能夠幫助他們的意見,卻不被採納。這是一種深深的無力感。我自己也認識一位靠純素食治癒癌症的朋友,而她就是香港導演Angie小帕。她在七、八年前得了癌症,因為不想要手術或化療,靠著改變飲食和生活形態,完全痊癒,往後幾年並到處演講、拍紀錄片,想要以自己的例子來幫助更多受苦的人。她的新書《營男素女》剛上市,前幾天我在香港見到她,也有幸得到一本,讀了之後覺得她的故事真的非常勵志!

雖然我自己本身的故事沒有那麼戲劇化,但自從屏除一切動物性製品,我也深刻感受到了自己健康上的好轉。以前的我動不動就皮膚過敏、每次生理期簡直要痛到昏倒、經常胃痛、膝蓋痛、疲倦。但過去這六年多來,這些問題全部一一消失了。我在剛開始吃蛋奶素所增加的差不多十公斤體重,也在吃純素的前半年就掉了回來。以前經常感冒,吃純素後感冒的次數用一隻手算得出來。我吃素後多年來完全不吃西藥中藥。而且過去兩年半還是住在空氣污染嚴重的北京和河內!這些是確實發生在我自己身上的事,其實連我自己也驚訝不已。

我們從小被灌輸了許多各式各樣的觀念,但是其中有多少是我們真正去查證、讀過正反方意見之後自己做出的結論?還是我們就毫不懷疑、照單全收了?獨立思考這個能力,在亞洲的教育體制裡不受重視,甚至被打壓。但我不是這樣的人。我從很小就開始懷疑一切,用批判性思考去檢視父母和社會給我的觀念。因此我也鼓勵大家,讀了我寫的東西,不用直接就相信,可以自己做研究、也親身實驗一下。我是自己做了多年的研究和在自己身上親身實驗了十年,得出的結論。

一直以來,我對於用健康角度來講純素食有點抗拒,因為這不是我自己吃純素的原因。我單純是為了不想動物受苦。只是我沒想到,光是不希望別人受苦,就已經給自己「積福」,讓自己也不用受同樣的苦。也因為健康不是我的出發點,因此我做得還不夠好,雖然吃的是純素,但還是沒有做到無糖、無油、無精製麵粉等等(必須承認我平時吃超多蛋糕和巧克力)。離開了美國搬到北京,沒有我最愛的海邊腳踏車步道後,也沒有繼續規律地運動。在看完了《人命牲吃》這部片之後,我和男友一起下了決心,不是吃純素就好,還要吃得健康、生活作息正常,否則疾病照樣會來!

許多地表上最強壯的運動員都是純素食,包括史上最多奧運金牌的得主Carl Lewis、德國最強壯的男人Patrik Baboumian、綜合格鬥士Mac Danzig、鐵人三項Rich Roll 、英國拳王David Haye……等等(附帶一提,還有大象、犀牛、河馬等)。知名NBA球員Metta World Peace(慈世平)也親口跟我說過,他平時基本上都是吃純素,因為吃肉會感到身體沈重,對打球受傷的復原也不好。當時我們因為工作認識,他為四川成都的球隊效力,來北京比賽時順便探望我和同事,我們帶他去進口超市買東西或在外吃飯,也都是素食。

分享了這麼多,結論還是強力推薦大家看《人命牲吃》這部記錄片。如果對營養上有任何疑問,可以參考這些資訊:

最後,健康並不只是跟飲食有關,跟我們的心態和作息也息息相關。生病不是原因,只是徵兆,顯示出我們的身心靈出現了不和諧的狀態。所以在注重飲食之餘,我也極力推薦大家自己近幾個月來每天練習的靜坐,讓心更平靜。真正的健康,只有在心態平靜的狀態下才能達到。願大家都能夠將自己健康的主權奪回來,過一個真正幸福的人生。

*本文為個人心得分享,非專業醫療意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