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向遲來的自由,Tilikum走了

想像一下自己是隻小虎鯨。

你住在蔚藍的大海,最深的海底有差不多十公里。每天你可以遊數百公里遠,覓食、玩耍、探索新世界。

你的家人打從你出生那天起就對你疼愛有佳,你和家庭裡的每位成員都維持著緊密的關係。慢慢地,你長大了,遇到新朋友,成立了自己的家庭。你不禁想,生命多麼美好呀!你想要的一切都在手中。

虎鯨Tilikum(提利康)的一生原本可以是這樣的。然而上週死於美國佛羅里達州SeaWorld(海洋世界)的他,得年36歲,並且從2歲開始就被人類從冰島附近捕獲,遠離家園。

他無法以廣闊、蔚藍的大海為家,無法得到所有生命都值得擁有的自由。他被囚禁在一個又一個狹小的海洋公園水池裡,三十多年來在「教育」的美名下被迫為遊客表演把戲。他短暫又悲慘的一生中,總共造成了三個人類的死亡——兩名訓練師,和一名遊客。

當我們所擁有的一切都被奪走,這種感覺有多痛?

當我們每天無事可做,只能毫無生氣地漂浮在狹小的水池中,大小不及我們自然家園的百萬分之一大,這令人多麼沮喪?

當我們仍然能清楚記得我們親愛的家人,卻被迫和他們分離,每天受到陌生人包圍,這令人多麼心碎?

像SeaWorld這樣的公司試圖合理化囚禁虎鯨,但我只想問:你們自己想要受到同樣的對待嗎?

同理心並不是什麼艱深複雜的事情,不需要精密的計算或高深的技巧。我們只需要開放自己的心,允許自己去感受、去理解。若是我們不希望自己親愛的孩子被綁架、被迫過著囚禁的一生,我們為什麼要這樣對任何人的孩子呢?人類為自己的科技成就驕傲、認為我們可以創造更好的世界。但我們有多麼脫節,甚至忘記了我們心中最基本的人性?

從我出生到這個世界,已經經歷了好多、成長了好多。我住在不同的國家、上大學、上研究所、交朋友、談戀愛、追求夢想、跌倒了再爬起來、自己為自己的人生做選擇。但Tilikum呢?三十多年來,他生活中的每一天都大同小異。同樣的小池子,同樣的把戲,同樣被剝奪一切。一想到這點就讓我感到心碎。當初成立部落格,我告訴自己要盡量寫正面的東西,可是心中有個聲音告訴我,如果不寫Tilikum,不但對不起他、對不起我自己,也對不起所有還遭受囚禁的動物們。

當我聽到他過世的消息,眼淚止不住地掉。但我真的很替他高興,因為他終於得到了自由,再也沒有苦難和折磨。我只希望他的死能夠警醒世人,讓我們想起我們心中的良善,並且督促SeaWorld將旗下的虎鯨轉移到沿岸的海洋動物庇護所去,不要再消費他們。

如果Tilikum的死讓你難過,請觀看這部有關他的紀錄片「黑鯨」,並且永遠不要支持海洋世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