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托博士:無限的愛

生命中,你可曾遇過有些人,他不需要說些什麼,光是他的存在,就已經能讓人感到溫暖、受到啟發,不禁想讓自己變得和他一樣?

威爾.塔托博士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fullsizerender-1

我和他的緣分要追遡到2011年底。當時台灣週一無肉日平台找上我工作的動物權益組織,希望我們幫塔托博士的著作「和平飲食」做一篇繁體中文版的序。我經手整件事,翻譯了那篇序文,也因此讀了他的書。當時我感到非常震驚:竟然有人能夠把素食和靈性的關係講解得那麼透徹!這正是我一直以來在尋找的東西。素食對我來說不是終點,只是邁向和平的必經之路,而從他的書中,我也再次得到了印證,了解到古老的教誨所說的:要達到靈性上的開悟,過一個非暴力的生活,我們必得從生活中各種層面培養同理心與愛,包括我們的所思、所言、所做,而這就包括了我們平時所吃的食物。

因此,當這次主辦方心覺醒基金會透過共同朋友Ruby(同時也是一名專業口譯及瑜伽老師)找上我,請我幫他們宣傳這個活動,我大膽地毛遂自薦:要是你們還沒有找到口譯員,我能夠勝任。從Middlebury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at Monterey,位於加州全球數一數二的口筆譯研究所畢業後,我並沒有像其他同學一樣進入聯合國、貨幣基金組織,或是到處接案。我先是去了史丹佛醫院為不懂英文的病人服務,但因為我深信植物性飲食才是防止慢性病的關鍵,而非各種外科手術或藥物,我接著沒多久就投身動權及素食運動,開始為我所相信的自由平等理念奉獻接下來五年的生命。這次塔托博士的演講—素食與和平—既是我所熟悉並在意的主題,又結合我的口譯專業,我當然不能錯過!

由於從今年三月開始我搬到了越南做創新教育Knowmads Hanoi,所以這次我也特地為了這個活動回家。

身為口譯員,如果講者能夠提供講稿當然是最完美的情況,但隨性的塔托博士可沒有講稿這種東西。因此事先我做足了準備,將他網路上能找到的過去演講的影片都練習了同步和即席口譯,為的就是要成為最好的信使,幫助他將他的訊息傳遞給世人。

15156784_1048798118576066_6554960278528501551_o

15137495_1048798151909396_4128614464173106723_o

(攝影:心覺醒文教基金會

過去一個星期,我在台中翻譯了他的記者招待會、媒體訪問、內部工作坊、500人場次的公開演講,和他一起到高雄靜思堂和證嚴上人會面,再到台北場當貼身翻譯兼地陪,並且受週一無肉日邀請在塔托博士與青少年對話的場次上台稍微分享我的動物權益之路。

15288626_1549680525047173_6774477945967299563_o

(攝影:Ian Kuo

如果要問我,過去一星期來每天陪伴在塔托博士夫婦身邊,最大的感觸是什麼,我想是這四個字:無限的愛。

素食是為了和平與愛,但是我們所有人幾乎都受傷了。我們從小被迫天天三餐參與傷害生命,給我們的心靈造成多大的傷害?即便我們改變了,成為了素食者,但若沒有覺知到並且努力去療癒,這個傷痕其實一直都會在。這也是為何世界上有這麼多充滿了憤怒的素食者,因為當在看到他人還在傷害動物的同時,也是提醒了自己曾經的無知,很容易升起懊惱的情緒。

我自己也曾經是非常主觀並且心中充滿是非評斷的素食者。在動權組織工作的五年,我每天所需要看到的東西是一般人不會也不想看到的。我在偏僻的鄉村親眼看著兔子的耳朵被踩在地上,工人們一邊給他們剃毛,邊抽煙的煙蒂就這麼落在他們光禿禿的背上,剃完毛之後他們再被扔回骯髒狹小的籠內;我親眼看著馬戲團裡的小熊被吊著脖子學習站立;我親眼看著獅子和老虎這些在大自然中完全不會共處一室的動物,被關在同樣狹小的籠子裡,被迫踩大球、跳圈。我看著影片中屠宰場裡的動物是如何被劃破喉嚨,鮮血直流,在痛苦中掙扎;我看著影片中皮草養殖場上的狐狸被電擊、活剝皮。這些東西,一般消費者不會想知道,但是正是為了要讓大家知道,我們必須一遍、一遍地看,每看一遍就痛一遍,直到我們學會將心靈關閉,以麻木面對。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沒有情緒的出口,對人類充滿憤怒,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但塔托博士不只是看到了可怕的現實,也透過靜坐等方式得到更大的智慧,了解到他人的痛,並以完全的包容來接受這個世界上的一切。在他身上,我看到的是對一切的愛與感恩,是一種超越了小我之外的動機,是一種真正和平的存在。

以他的話來說,聽他的演講,不是用頭腦聽,而是用心去聽。這也是為何每場我都聽到流淚,被他的言語及琴聲所感動。

img_5665

這次的經驗,啟發了我更加努力地去經營我的素食平台Vegan Kitty Cat,以正面的方式和大眾分享素食的好處,幫助所有準備好的人開啟一段新的旅程。我看到了台灣的年輕人是如何努力為自己的理想而活,為了世界和平而活,也看到了當我們集結在一起的時候,力量可以多麼強大。

15271633_600582106780601_130225768_o

img_5724

img_5728

多年來我流浪在外,從美國、德國、菲律賓、中國到越南,為的是為世界創造正面貢獻。以前的我並不覺得我在這裡能夠有什麼貢獻,但這次回到生我的土地,真的感到無限的感動。或許是時候,該回家了。

謹以此文獻給塔托博士夫婦、這次所有促成塔托博士來台的朋友、所有努力創造和平的人、我特地到台中聽講座的父母,以及和我們分享這個美麗星球的動物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