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心中的召喚

我經常自問,是什麼引領我走上一條尋找目的和意義的道路。我嘗試過做許多事情,但後來我發現這一切都是在回應我心中同一個召喚。

高中時,我到我爸爸工作過的醫院擔任志工。每週六早上8點半到12點半,15歲的我在醫院服務了兩年,主要職責是坐在服務台回應大大小小的問題,到哪裡借輪椅、各個醫生的看診時間等等。有段時間我也短暫到病歷室去幫忙,把所有已經過世的病人的病歷分隔出來。

大學時,我跟著其他5個同學到菲律賓一些貧困的社區,由當時我們的聖經老師帶領,幫助當地學童學習台灣文化和中文。我記得我們到一個教堂,當地居民熱烈歡迎我們,端出了白稀飯款待我們。每個人面前的那碗稀飯,上頭是一層蒼蠅。我是個非常愛乾淨的人,但是拒絕他們的食物,就等於拒絕他們的好意。對他們來說,這已經是他們能提供給我們最好的了。於是我用手揮開蒼蠅,吃了那碗稀飯。

當我在加州蒙特瑞念翻譯研究所的時候,得到了去史丹佛醫院實習的機會,替不會講英文的病人翻譯。通常會需要我的服務的,都是較年長的病人,他們被子女帶到了美國,但子女卻沒有時間陪他們看病。我能想像他們一定感到很害怕和陌生,所以總是盡我所能幫助他們。每天我早上6點半起床,開16英里的車去醫院,晚上下班後再開16英里回家,研讀幾個小時的醫學詞彙,才能睡覺。工作的時候,我是診間裡唯一了解雙方的語言的人。要是我翻譯錯了,可能會導致嚴重的醫療後果。擔任這樣的角色其實責任、壓力都很大,有時讓人難以承受。剛開始工作的時候,我每天都胃痛。

過了一陣子,我發現了另一塊更加吸引我的領域:動物權益。我開始在動物權益組織工作近5年,替被忽略的動物發聲。我的工作內容是和名人、媒體協調,做研究、線上營銷等等。我從對中國一竅不通,到能夠用簡體中文寫文章、發微博,擔任我們的公關。多年來,我們改變了無數人對動物的態度。

IMG_8436

幾個月前,我的職業又有了轉折。在從另類商業學校Knowmads Hanoi畢業後,我開始和他們一起工作,幫助個人發現自己的專長,以及找到自己希望在世界上做出什麼獨特的貢獻。我開始了解Art of Hosting,創造出空間來讓人們交流對話。我離開動物權益的圈子,不是因為不想繼續替動物發聲。事實上,在Knowmads學習的過程中,我還開了自己的InstagramFacebook和網站來分享健康快樂的純素生活方式。我開始對個人創變產生興趣,是因為我發現即使一個人不吃動物,並不就代表他是和平、非暴力,或與萬物深深連結的。事實上,就我個人經驗和我所目睹的來看,有時候情況正好相反。

在醫院和貧困社區擔任志工、為動物發聲、替另類商業學校工作 — 這些或許表面上看起來八竿子打不著。但當我回想這一路走來,其實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創建一個新的世界,讓所有的生命都能夠平等、賦權、受尊重,每個生命都能夠得到和平、慈悲和自由。

我生命中的每一個階段,都嘗試做些什麼來創造這樣的一個世界。但每次總覺得少了些什麼。我現在才明白,我希望創造的世界好似一幅拼圖,每當我嘗試探索一個新領域,就為這塊拼圖還原了一角。在這整個過程中,我看見了自己和世界的轉變,也充滿希望和信心。

我不會欺騙自己,告訴自己這個世界完美無瑕。事實上,我們面臨諸多挑戰,如果不去面對,最終將導致自身的滅亡。從人口過剩、饑餓、貧困、恐怖主義、性別歧視、物種歧視到環境破壞,這個世界其實已經被人類摧殘到面目全非了。但我們該如何將焦點放在正面的方向?我們該如何去創造一個全新的世界,而不是專注用舊方法解決一個舊世界的問題?

我沒有答案。每一天,我都在發掘自己所能為這個世界做的貢獻。我只知道,我承諾走上這條路,尋找意義和目的,即便這代表了我需要經常踏出自己的舒適圈,讓小我接受挑戰。我不是那種做自己不喜歡的工作、為了安全感而跟自己不喜歡的人在一起、或待在一個再也無法讓我成長的環境裡的人。我求的是改變世界,而要是你想的話,也可以這麼做。你準備好踏上一段充滿不確定性、創造力的旅程,過一個值得的人生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